专家称小杨哥质检报告仅能证明样品合格

小杨哥被王海盯上恐喜忧参半,25年打假经验,胜率颇大——前言。

#疯狂小杨哥遭打假两地市监部门已介入#

自知名打假人王海举报小杨哥直播间虚假宣传后,不少网友都一直等着后续结果。虽然小杨哥与商家都已经拿出质检报告,但无奈王海并不认此结果,依旧穷追不舍。

从结果来看,王海劝消费者去要求假一赔三,去维护自己的权利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商家店铺产品上的图片也是这样宣传的。

但真的要认真到这一步,或许不一定有人这么干,毕竟大部分的消费者都会持一种心态,只要不影响使用,想想也就算了,维权太麻烦。

如果硬要赔偿,王海也替小杨哥算了一笔账,“卖了6.8万单,399元一台,总销售额2700多万,是不是要追究刑事责任了?”王海还表示,建议厂家承担主要责任,但小杨哥依旧应该拿出一个亿为自己的欺诈行为买单。

小杨哥对此也是特别不服气,表示王海是蹭流量,自己始终把粉丝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产品出了问题,他肯定第一时间去解决。所以小杨哥晒出了产品质检报告,显示所卖产品合格。

?对于这个结果,王海表示送检的样品没问题不代表所有的产品都没有问题。200多位消费者已经找到他,少则几个月,多则一两年,他一定会坚持到底。

其实这已经不是王海第一次维权了,在此之前,他还打假过辛巴直播间的“假燕窝”事件。

【打假辛巴“假燕窝”】

?在辛巴与网友就“燕窝真假”问题进行争辩的时候,辛巴不仅态度强硬,还摆出一副要奉陪到底的架势,似乎丝毫不畏惧法律程序。

但这一系列举动并没让打假人王海打消质疑,反而直接指出,辛巴卖的“燕窝”就是假糖水。因为在他刨除了厂家进货成本、人工成本、包装成本等后,发现根本不可能再往里面添加燕窝。

?后来这件事以辛巴“假一赔三”,共计赔偿6200万元结束。与此同时,监管部门对辛巴旗下公司罚款90万元,辛巴在某短视频平台的个人账号也封停了60天。曾经那个炙手可热的头部主播,因为这件事事业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打假“钟薛高”】

?王海作为专业打假人也曾公开质疑18元的钟薛高成本只有1.32元,但钟薛高负责人却表示该产品的成本差不多要40块钱,还说观众们爱买不买。

王海团队不仅扒出来钟薛高的制作成本低廉,还得出了钟薛高不是雪糕是果冻的结论,因为它用火机持续燃烧依然可以安然无恙,但却能入口即化。王海要钟薛高就忽悠大众,涉嫌虚假认错。但无奈证据不足,且王海实验团队行为属于个人行为,不具有科学性,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打假“耐克”】

?除了钟薛高,王海还曾打假过耐克篮球鞋。他曾发文直指购买的耐克篮球鞋品质与宣传不一。他本人在北京西单耐克专卖店买了一双篮球运动鞋,却发现该鞋不仅价格比国外高500元,而且也从国外销售的双气垫到国内也变成了单气垫。

王海向北京工商局举报后,工商局进行了调查,但因为耐克官网紧急更新了页面并删除了“足跟和前脚掌ZOOM AIR为双脚带来柔软、高响应的减震保护”的描述。耐克在变相承认虚假宣传欺瞒消费者的同时,并没有召回此鞋付给王海赔偿,但由于后续的调查,最终耐克还是被罚487万。

一直热衷于打假的王海,难免也会被扣上“蹭热度,只为赚钱”的帽子。因为据说王海团队曾在一年中买了202万元的假货,最后赚了400多万。他直言:打假和正义无关,赚了钱才能更高尚。实际上,他一直就是这样做的。

【打假青海春天公司产品及其活动】

王海将青海春天公司的产品及其消费活动定性为极草骗局,并且在自己发布的每一篇博文中都带上了“极草骗局”的话题并多次转载,但他又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后来该公司将他以“贬损诋毁青海春天公司”的理由告上法庭。而王海不仅像向该公司公开道歉,并赔付该公司121000元。

【打假“六个核桃”】

更离谱的是,他还曾买过“六个核桃”,喝了以后发现自己没变聪明,于是将生产商和代言人陈鲁豫告上法庭,要求其退货并赔偿500元。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一审时法院就以一依据不足为由驳回了王海的诉讼请求。

这?虽然王海不是每次出手都能做到精准打击,但打假多年,他不仅受邀参加过央视的节目《实话实说》,还出版了《我是刁民》《王海忠告》《当头棒喝》等一系列书籍,并曾获得过“消费者打假奖”。由于是学法律出身,从1995年开始大家,至今已有27年的经验,年在打假方面,很少有人能比他更专业了。

虽然在与各大公司对抗的时候,鲜有胜绩,但对于辛巴这样的大主播,却一拿一个准,如果说,真的盯上了小杨哥,恐怕是喜忧参半,王海虽然不是百分百的胜率,但对于每天都在卖不同品的小杨哥,生产不是自己把控,很难不翻车。王海若有心想盯着小杨哥,恐怕这场“漩涡”难以脱身。

在网络直播带货日益发展的今天,各大主播带假货的事件也是层出不穷。希望王海的存在,可以对所有主播起到警示作用,毕竟能够切实维护好消费者的权利,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主笔:甜茶

责编:蔡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