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2亿买A股公司深交所:钱哪来的

停牌几天后,a股上市公司国民科技(300716)披露了股权变更预案,楚亦凡将斥资1.96亿元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

值得一提的是,楚亦凡是95后,曾经是财经记者。那么,27岁的“女头”哪来的钱?

另外,楚亦凡的背景也很有意思。其父是雅博股份(当时简称“雅博特”)的实际控制人,因财务造假被证监会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

95后前财经女记者

入主A股上市公司

11月10日,国科公布了“易主”方案。

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吕勇实业与全威绿色能源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号。吕勇实业拟将公司10%的股份转让给全威绿色能源,并将其持有的12%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全威绿色能源。

前述公告显示,吕勇实业以12.26元/股的转让价格转让国民科技10%的股份,股份转让总价约为1.96亿元。

交易完成后,全威绿色能源持有公司22%有表决权的股份,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褚一凡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相比交易本身,新东家楚亦凡的个人背景和过往经历更受关注。

根据我的简历,楚亦凡出生于95年。1995年后出生于中国澳门,研究生学历。曾就读于英国伦敦国王学院。2014年至2019年任财经记者、亚博董事长助理,并担任多家公司高管。

截图自《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

国科披露的权益变动公告显示,目前楚亦凡共控制6家核心企业,其中全威绿色能源成立不到一个月,尚未实际开始运营;褚一凡100%持股的宏盛网络,主营计算机信息技术及技术开发。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已连续四年亏损。

此外,楚亦凡实际控制山东周浦新材料有限公司、拉萨纳贤投资合伙企业、黄山普漫商业管理集团。其中,黄山普漫商业管理集团是六大核心企业中唯一“盈利”的企业。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黄山普漫商业管理集团营收2848.23万元,净利润1152.31万元,资产总额2.15亿元。

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巨额资金从哪来?

那么,年仅27岁的楚亦凡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楚亦凡收购国科耗资1.96亿元。公告显示,资金全部来自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自有或自筹资金,不存在直接或间接来自上市公司的来源。

11月11日,深交所向国家科技发来关注函,就“易主”是否规避要约收购、90后新女掌门人楚亦凡的资金来源等问题提出质疑。

深交所要求,国民科技结合楚亦凡的主要经历背景和全威绿色能源的财务状况,说明其收购资金来源、交易对价支付安排、是否具备履约能力。

同时,深交所还要求国科说明楚亦凡是否具有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行业经历,是否存在对公司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的同业竞争,是否具备实际控制和管理上市公司的能力,收购人是否符合《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收购上市公司的相关条件。

深交所向国家科技发出关注函

值得一提的是,楚亦凡是陆永和楚燕玲的女儿。褚一凡的母亲褚燕玲是另一家上市公司雅博的副总经理,而他的父亲陆永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雅博股份有限公司由陆永和储燕玲共同创办。其主营业务包括金属围栏系统和分布式光伏发电服务商,一度被基金和机构看好。

然而好景不长。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chnical engineers 美国技术工程师联盟

据证监会披露,2015年至2016年期间,雅百特通过虚构境外工程项目、虚构境内出口建材贸易、伪造工程合同和销售货款等方式,虚增收入约5.8亿元,虚增利润约2.6亿元。金融风暴后,雅巴特股价一落千丈,一度跌幅达90%,随后被警告退市风险。

国立科技业绩不佳

新“掌门人”自信满满

据悉,楚亦凡新拥有的国民科技于2017年在深交所上市,近年来经营业绩不佳。

资料显示,国民科技成立于2002年,主要产品为EVA/TPR环保材料及制品、改性工程塑料、RB橡塑材料及制品、飞织产品及成品鞋、智能电子产品、新能源汽车新材料。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前新能源产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以电子消费品、新能源汽车、智能家居为主要下游领域的国民科技,由于种种原因,仍然亏损。

2020年和2021年,国科净利润分别为-3.17亿元和-2.42亿元。截至今年第三季度,业绩有所好转。今年“提高”的原因是为了自救。

今年8月,国科以4.88亿元的价格出售了总部大楼等资产。由此产生的损益使得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02亿元,同比下降31.95%,但实现净利润1.46亿元,同比增长354.5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仅为1155万元,同比增长112.23%。

粗略计算,自2017年上市以来,国科净利润累计为-2.69亿元。

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楚亦凡似乎信心满满。他刚来a股的时候,对公司的经营和业绩做了承诺。

褚一凡控制的吕勇实业承诺,国科2022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经审计的净利润为正。如果2022年国科未能达到上述承诺标准,吕勇实业应在2022年年报披露后30个工作日内向国科进行现金补偿,应支付的补偿金额=0-2022年净利润。

父亲被禁入市场后,楚亦凡这次的“为父出山”堪称a股花木兰。他父女的作为,市场拭目以待。

综合财务整理,资料来源:证券时报、南方都市报、长江商报、华夏时报、同花顺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