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个球都不忘call拜登

文/阙兴明

近期,美国很不消停,对外忙于支持乌克兰打仗;对内,民主与共和两党闹得鸡飞狗跳。特朗普自丢掉总统宝座之后,一直心不服口也不服,一有机会就针对其一生中最大的政敌、现任总统拜登展开嘴炮攻击,这次特朗普又“开炮”了。

据环球时报4月3日报道称,日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密歇根州主持一场集会,期间高调表示,美国正在经历历史上“最危险的时期”,而责任就在于现任总统拜登。特朗普激情昂扬地指出,拜登和激进的民主党人把我们的国家置于危险之中,造成了巨大的通胀灾难。尽管如今宣扬中俄等国是美国的威胁,但实际上美国最大的威胁来自于美国内部,就是美国那些“病态和激进的政客,他们正在有意无意地摧毁美国”,为了“让美国回到正轨”,我们要在选举中投票支持共和党,夺回国会。

特朗普自然不忘虐一下拜登,称“我们有一名总统,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除此以外,他的工作非常出色。”

不得不说,特朗普不愧曾经是美国一位知名的脱口秀主持人,这“单口相声”说得是杠杠滴,说的话既具有“毒舌”的典型特征,又足够能哗众取宠,现场一直保持着热烈氛围,掌声与欢呼声此起彼伏。

此次演讲,特朗普将集会都取名为“拯救美国”,可见这算得上是美国的一场政治内斗,说穿了为的是几个月之后的中期选举,这次集会其实就是旨在提前拉人气拉选票。不过问题是,尽管是事关美国的两党相争,但特朗普此次说的话却真是很在理:美国最大的威胁还真不是中俄,而其实就是美国,具体地说是美国的一帮政客。不过有趣的是,特朗普只是将嘴炮对准拜登为首的民主党政客,没有将其自身包含进去。

特朗普这次重点提到了一个问题,就是“通胀灾难”。这事就不假。拜登主政的2021年一整年来,美国CPI指数就在逐月攀高,最近的两个月分别是7%、7.9%,然而有美媒认为,实际的比率其实更高。通胀严重,最直接的影响就在于民生方面。当然,并不是说特朗普是多么关注民生,可重要选举前夕,对民众的讨好是一门必修的“功课”,毕竟选票还是得由选民一张张地填,所以必须得把话说得好听才是。至于选举结束之后,对选民的承诺是有多远滚多远——特朗普号称“懂王”,没有谁比他更懂美国。

特朗普还说,美国如今正处于“灾难性的低谷”,这话如果对应到美国当今的社会治理,最合适不过。比如新冠疫情都说滥了,美国如今以上感染人数8000多万,100万丢掉性命。还有毒品问题,现代化的“烟馆”都开到了城市大街上,最近美国众议院还通过了大麻合法化的法案,佩洛西对此还赞不绝口,称这样的话,既能增加就业,又能增加税收,具有“里程碑意义”。显然在佩洛西眼里,这事真是太美好——这真是够“病态和激进”吧。当然还有枪击、种族歧视、童工……各种各样的问题,简直说不完。

半个多月前,佩洛西有过同样病态、激进的表现,她主张砍掉156亿美元的抗疫经费,要转用于军事援助乌克兰,还当众解释称“因为乌克兰人正在死去!” 而不顾现场记者声称“美国人正在死于疫情”。

还用想吗?把钱花在为乌克兰买武器方面,既能让军工复合体大赚一笔,又能让美国站在“国际道义”的制高点,还能多让俄罗斯多“放血”。而如果拿钱抗疫,这钱就只有白白被浪费掉,反正感染新冠而死的都是穷人和老人。

种种实例表明,美国确实相当的病态化,白宫里面也都是激进的政客。为了军工复合体、华尔街银行家、能源寡头等一小撮势力的利益,他们是完全可以出卖美国民众甚至美国的国家利益的。

特朗普把话说到了点子上,不过有一点他是故意忽略掉了——倘若他自己重新上台,跟拜登、佩洛西等政客也只会是一丘之貉。毕竟,美国早已经被资本把控了,国家机器只能为资本利益服务,因此谁当总统都差不多,顶多是大同小异罢了。